书评书摘
 
张静江与蒋介石
时间:2014-12-16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  作者:宋路霞

  上海辞书出版社最新推出 《细说张静江家族》(宋路霞、张南琛著)一书,历数张家人从南浔小镇上的地主家族成为沪上望族的历程,时间横跨近两个世纪七代人,其中张静江、张弁群、张乃骅、张石铭、张芹伯、张叔驯、张葱玉等人,或是民主革命志士,或是名收藏家,或是近现代金融业、房地产业的弄潮儿,他们的故事折射了一个时代的发展。

张静江封一.jpg

南下北上,张静江数次助蒋脱危机

  张静江虽系病残之身,却是那种一言九鼎、为了哥儿们可以粉身碎骨的硬汉。他不仅倾其所有,资助孙中山领导的革命事业,还多次在关键时刻帮助危难中的蒋介石。蒋介石一生曾多次面临政治危机,尤其在北伐战争之前,历经坎坷,屡战屡败,在他的盟兄陈其美被袁世凯刺杀后,他更需要一个有钱、有义、有实力的人物做后盾,尤其需要一个在孙中山身边说得上话的上层人物。这时,他选中了同为浙江人的张静江,与之交换兰谱,结为把兄弟。
  蒋介石没有找错人,因为张静江正是那种为了朋友可以两肋插刀的血性义士。有了这样一个盟兄为之铺路,蒋介石才渐渐地羽翼丰满,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巅峰。关于这一点,现在无论是蒋介石的传记还是张静江的传记,以及国民党大员陈果夫、陈立夫、李石曾、杨恺龄等人所写的文章,均是直言不讳的。
  张静江与蒋介石相识于民国初年,那时正是新旧交替、南北对峙、天下大乱的年头。张静江从法国回到上海,蒋介石也从日本回到了上海,他们相聚在孙中山的旗帜下。那时,张静江早已是孙中山的座上宾,能参加孙中山主持的最高级核心会议了; 而蒋介石还只是刚从日本陆军学校留学回来、在部队当个小头头的基层干部。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是由张静江的堂侄张乃骅(张石铭四子)引见的。张乃骅与蒋介石的相识则是缘于张静江的族侄张秉三的介绍。因为张秉三与蒋介石在日本留学时是同学,更重要的是因为蒋介石的父亲原本是张秉三家在奉化的盐栈的经理,相互之间早就认识。张乃骅时有“四太子”之称,花钱如流水,在十里洋场名气很大,朋友不知有多少,与蒋介石认识后,觉得他是个有抱负的新派青年,就把他介绍给从海外回来的叔叔张静江。后来张静江又把蒋介石介绍给了孙中山。
  他们那个时期的活动,都被张秉三记入了日记。据张秉三的好友、常熟人曹大铁撰文说,张秉三的日记中有大量关于张乃骅与蒋介石交往的记载。可惜这些日记原先都堆在张秉三家(康定路三星坊5号)的阁楼上,数十年没有人动过,“文革”一来,全被一把火烧掉了。
  蒋介石真正对张静江有“感觉”,大概是在“二次革命”中,蒋介石再次被追杀的时候。
  这期间,孙中山命陈其美在上海举兵反袁,蒋介石在陈其美手下担任重要职务。他们发表独立宣言,通电全国,并且把进攻的重点再次放在了江南制造局,因为袁世凯的心腹、海军中将、淞沪镇守使郑汝成率领的北洋精锐团,就驻扎在那里。
  双方力量悬殊,终于导致讨袁军损失惨重,一个星期后支持不住了,只好潜入地下。郑汝成四处贴出告示,悬赏两千大洋,捉拿要犯蒋介石。如此风声鹤唳,蒋介石只好躲到奉化乡下,而乡下也接到了通缉令,他只好逃往日本。
  第二年初夏,蒋介石奉孙中山之命从日本回到上海,准备在上海再次发动讨袁的军事行动。这次蒋介石制定了一个夺取上海的作战计划,计划分三路进攻,他自己任第一路司令长官。
  但是还没有等他们开始动手,就被淞沪镇守使郑汝成侦悉了。巡警夜半袭击了他的司令部,搜去了枪械、子弹、旗帜和文件,多名革命党人被捕,其中四人殉难。袁世凯遂以大总统的名义向各省发布通缉令,蒋介石再次成为通缉犯。
  这一次他没往乡下跑,而是躲到了张静江家里,昼伏夜出,张静江出面保护了他。因为张静江是民国元老,社会地位很高,郑汝成的部下是不便直接闯入其家抓人的。
  但是事隔不久,革命党内部出了叛徒,叛徒竟是当年鉴湖女侠秋瑾的战友、辛亥革命时与蒋介石一起攻打杭州城的王金发。王金发被人收买,投靠了袁世凯,他指挥便衣队,夜间把张静江的住所包围了,只等蒋介石一出门,正好逮住。也算蒋介石命大,那天他碰巧在王金发等到来之前已先出门了,到一个朋友家里联络事情。当他回张静江家的时候,远远地发现情况不对,有很多不认识的人在张家周围转悠,凭职业军人的警觉,他知道大事不好,转身就走,于是逃回了家乡奉化。这期间,多亏了张静江对他的有效保护。如果没有张静江的保护,蒋介石命都没有了。
  1926年,蒋介石的政治生涯又出现重大危机。那时孙中山已经逝世,国民党内部帮派林立、四分五裂,反蒋呼声日益高涨,尤其是汪精卫和胡汉民,与之成了死对头,这时他在党内能够借重的力量只有他的盟兄张静江了。
  当时张静江在上海,正在想方设法为国民党筹集北伐的经费。蒋介石先后多次把他叫到广州,向其密告党内一切,灌输“联俄、联共”是不切实际的思想,以期先入为主,为自己撑腰。张静江应蒋介石之邀,多次南下广州,每次蒋介石都给他洗脑子,历数来自共产国际和共产党方面的破坏活动,证明国民党面临的危险。老张见他说得头头是道,但也拿不出办法,因为张静江的社会基础都在江浙和上海方面,广东一地,他鞭长莫及。何况,联俄联共是孙中山生前定下的基本路线,不是谁想改变就能改变得了的。
  在国民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国民党决定挥师北伐。那时虽然蒋介石主持的黄埔军校力量日益壮大,但是周围的环境仍旧对他很不利,一方面他与共产国际的代表鲍罗廷等矛盾日益加深,同时,他在国民党内部也树敌很多,甚至国母宋庆龄也看不惯他,认为他在党内搞独裁。蒋介石担心的是,他的部队一旦北上以后,广东的后方基地乏人照看,弄不好就会后院起火。他不能顾了一头而丢了广东这个国民革命的根据地。想来想去,只有老张靠得住,于是电请张静江火速南下,帮他主持一切。
  1926年3月下旬,蒋介石再次要张静江前来救场。这次不是吹风和务虚,而是一次与共产党的公开较量。经过事先的密议,他们在国民党一次高级会议上抛出了著名的“整理党务案”,目的是要把共产党“清理”出国民党。并且在3月19日的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上,张静江被选举为中央常务委员会主席。又由国民政府任命,蒋介石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立刻挥师北伐。这样一来,他们一个管党务,一个抓枪杆子,国民党的天下就基本掌握在他们哥儿俩手里了。
  在蒋介石率兵北伐时,张静江以国民党代主席的身份坐镇广州,大大加强了蒋介石的政治力量。张静江一坐镇广州,形势果真发生了变化。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他性情率真,敢说敢干,他看不顺眼时,把鲍罗廷也叫到家里来教训一通。他积极扶植他的盟兄陈其美的侄子陈果夫,启用他当组织部长,先后把要害部门的领导权,统统抓到国民党手中,逐步排挤掉那些“跨党分子”(既加入国民党又加入共产党者),此所谓“整顿党务”。
  当蒋介石率领北伐军打下了南昌,军事上大局看好的情况下,蒋介石又着手作长远打算了。他知道眼下虽然还没打到长江边,但迟早要打到江浙和上海去的,那时,他需要大量的钞票对付军饷这个老难题,这就势必要与江浙财阀打交道。而打通江浙财阀的大门,又非张静江不可,因为他有很多亲戚朋友掌管着那些银行的大权。于是,在北伐军还没打到武汉的时候,国民党中央政治局会议就已经决议,设立浙江临时政治局会议,任命张静江为主席。目的很清楚,蒋介石派他的用场,一定要派足。通过张静江的一系列活动,才有了后来浙江实业银行、浙江兴业银行、上海银行、金城银行、盐业银行、东莱银行等的“来归”和“报效”,这么一来,北伐军才有了充足的军饷。

蒋介石摇身一变做股票

  在“二次革命”失败之后、北伐战争之前,蒋介石有一段在外人看来颇好笑的证券交易所生涯,他从一个职业军人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十里洋场上的投机者。这个角色的转换,也与张静江有着极大的关系。
  1920年11月,上海成立了股票交易所(全称是上海华商证券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张静江的弟弟张澹如参加了这个交易所的创办,最初经纪人只有五十五人。张静江觉得这是个动脑筋赚钞票的好机会,只要对行情摸得准、抓得住、善于经营,就能赚钱,甚至能做无本生意,于是他联络了亲朋好友组成了“恒泰号”经纪人字号,加入了交易所。“恒泰号”的经纪人就是张静江的那个本家侄子张秉三。
  关于“恒泰号”的具体情况,近几年上海市档案馆编印的 《旧上海的证券交易所》 一书刊出了一些原始文件。同时,张秉三的一位老朋友陆丹林,在1949年以后写的一篇回忆文章里,也谈到了当年其中诸位股东的事情,从中可见种种奥秘,亦可见张静江对于蒋介石经济上的照应。不妨录之于下:
  1952年春天,有一天我到前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经纪人恒泰号经理张秉三家聊天,扯到蒋介石当年做交易所抢帽子的事。张即在书箱里捡出他们当年合伙组织恒泰号的合同原件给我看。我觉得这文件就是蒋介石做交易所投机勾当的物证,就征得张的同意借了回来,把它摄了影,并保存了一份底片。
  张、蒋、陈、戴等人合伙经营的恒泰号的营业范围,表面上是代客买卖各种证券及棉纱二项为限。资本总额银币三万五千元,每股一千元,分为三十五股。股东十七人,多不用真名。股东各所占的股份是:吴儁记一股,吴子记三股,吴吉记一股,孙棣记二股,王慎记一股,王朴记一股,蒋伟记四股,小恒记二股,吟香记一股,陈明记一股,邱成记一股,刘俨记三股,朱守记一股,张弁记一股,张静记五股,张莹记三股,张秉记四股。
  股东中的“蒋伟记”就是蒋介石。在合同上各股东都在自己的名下盖了章,只有蒋介石没有盖章,仅在“蒋伟记”名下签了“中正”的名字。小恒记是戴季陶的化名。陈明记是陈果夫的化名。张静记是张静江。张弁记是张静江的哥哥张弁群。张秉记是张秉三,是张静江的侄子。股东中以张家叔侄兄弟占的股份最多,尤其张静江名下占股最多。据说蒋介石本来是光棍一条,一无所有,他的四千元股本,是由张静江替他代交的,企图趁此机缘,让他捞回一把,以免他经常做伸手将军来借钱……


分享到: 更多
下一篇:返回列表
集 团 成 员:
少年儿童出版社 | 上海古籍出版社 | 格致出版社 | 上海远东出版社 | 学林出版社 | 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 上海人民出版社 | 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 上海教育出版社 | 上海译文出版社 | 上海书店出版社 | 世纪文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