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化阁帖肃府本

作 者 :孙宝文编
ISBN :9787532637720
版 次 :一版一次 装 帧 :精装
纸 张 :胶版纸 页 数 :544
开 本 :16开 价 格 :400.00 元
出版社:上海辞书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2-09-01
在线购买: 淘宝 京东 当当
图书介绍

《淳化阁帖》是我国历史上现存最早的一部书法丛帖。宋初,太宗赵炅命翰林侍书王着甄选内府所藏历代帝王、名臣、书家等墨迹作品,于淳化三年(992)摹勒刊刻。《淳化阁帖》(以下称《阁帖》)共十卷,收录历代书法作者一百零二人,计四百二十帖,记录了秦汉至隋唐一千多年的书法发展历程,是现存第一部关于中国书法史的大型图典。

宋元以后,《阁帖》拥有最广泛的临摹研习群体,她深远地影响着中国书法的进程。历观明、清两代尺牍、文书,件件有《阁帖》影子。《阁帖》已然构成行草书的正源,她不仅是中国书法史上一部不朽的经典,恐将之视为中国书法发展的“命脉”也不为过。

《阁帖》刊刻后不久即遭火毁失传,北宋中后期《阁帖》祖本已极为罕见,导致后代翻刻之风兴起,时至今日已无可信的《阁帖》祖本传世,《阁帖》的深远影响,是靠历代翻刻她的“子子孙孙”们来实现的,后人只能通过无数的历代刻本,来揣摩祖本的原始面貌,品味其艺术风采。

历代翻刻本中影响最广、传播最久、声名最重者莫过于“肃府本”。相传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太祖朱元璋封第十四皇子朱楧为肃庄王,并赐宋本《阁帖》一部十卷以为传代之宝,秘藏内库,此部《阁帖》即是“肃府本”刊刻之原始底本,可惜在清初宜告失传。

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肃宪王命金石摹刻家温如玉、张应召等人将“肃府底本”双钩上石,于天启元年(1621)刻竣,前后共历时七年,耗用富平石一百四十四块,大都两面刻文,共计二百五十三面,世称“肃王府遵训阁本”或简称为“肃府本”。

“肃府本”区别于传世其他《阁帖》翻刻本的版本特征在于:每卷末除照摹宋本“淳化”年款外,另添刻“万历四十三年乙卯秋八月九日草莽臣温如玉、张应召奉肃藩令旨重摹上石”隶书年款三行,卷五末加刻“肃府底本”固有的元至正十年(1350)张瑁等人观款,卷五、六、七后面还附刻肃恭王题跋。卷十结尾另刻温如玉、张鹤鸣、赵焕、张键、汤启烨、柴以观、周懋相、盛以弘、徐元寀、黄和、肃世子等廿九人题跋。以上题跋并非多是刻帖竣工后所作,题跋时间上起万历四十三年,下至天启元年间,刻跋时间应该在刻帖完工同时(即天启元年)。明崇祯戊寅(1638)七月又增刻王铎题跋。但常见“肃府本”均无廿九人题刻,仅精选其中张鸣鹤、王铎、肃宪王、肃世子等少数几人题刻。

此外,“肃府本”全帖并无传说中的《阁帖》祖本特征——银锭纹(刻帖原版开裂后以银锭加固),却保留“肃府底本”的原始卷号、版号,并加刻了“肃府本”之明代刊刻时卷号、版号(字型较小,位置多在石版右下侧)。

明末清初之际“肃府本”帖石开始毁缺,后经清顺治十一年(1654)补刻四十多版,复成完璧,此时帖尾加刻“顺治甲午岁张正言、正心承广陵陈曼仙、参泽毛香林二师教补摹上石” 隶书年款三行,所补摹页上又添刻一组楷书版号。清末兰州刘尔炘移帖石于文庙尊经阁,增刻木板释文四十块,但是帖石上断裂纹和残损文字已经比比皆是。

相传“肃府本”初拓本用太史纸、程君房墨,作蝉翼擦拓,无不精妙,当时拓工间有私购者值五十千。然据笔者历年所见初拓本则多为浓墨精拓,至今未见有蝉翼初拓。

近日上海辞书出版社影印“肃府本”,其出版底本是民国年间影印的“日本清雅堂本”,册中有雍正乙卯(1735)王廷璋(潜庵主人)朱笔释文。此本开卷便有蝉翼淡墨拓的印象,不得不让人联想起“肃府初拓”的传说。那么此本究竟是否就是真正的“蝉翼初拓”呢?回答这一问题,首先还要先解决“肃府本”初拓的标准又有哪些。

有一种观点是“肃府最初拓本”卷十结尾后必须未刻有“肃宪王题跋”。此种鉴定方法在理论上可能成立,但是在鉴定实践中,它只有“否决权”而没有“肯定权”,也就是说,但凡帖后面看到有肃宪王题跋者就能否定为“最初拓本”,但若没有肃宪王题跋者,亦可能是装裱时有意剪弃,依然不能确定其固有情况。故笔者认为,卷十结尾处未刻“肃宪王题跋”的初拓本仍然可能只是个传说而已。进而推测,即便已经存有张鹤鸣等廿九人题刻,亦还有可能是天启元年(1621)的初拓本。

但传世“肃府本”初拓为何多不见以上廿九人题刻呢?原因有二,其一初拓可能仅拓法帖十卷,未拓其后题刻;其二即便拓出廿九人题刻,亦断不会附装于卷十结尾处,因为廿九人题刻内容足够装裱一册。故笔者推断,若“肃府初拓”带廿九人题刻者,当为十一册。此类“肃府初拓”其后附带的明人题刻多为清代帖贾遗弃或割裂,用以冒充宋代《阁帖》祖本而抬高售价。

后人因未见初拓带跋刻者,故误认为初拓无跋,伪造“肃府初拓本”者亦据此割裂题跋。更有甚者臆测以上题刻均为顺治年间添刻,如此误判可能缘于帖后续添的王铎、佟国定等人题刻,但不能改变廿九人题跋刻于天启元年“肃府本”竣工之时的事实。

因此,鉴定“肃府本”是否属于“初拓本”还必须另加辅助限定条件,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初拓本”应该一字不损,其简便的核对方法就是:卷六《旦极寒帖》第三行“卿可”两字应该完好无损。

对照此次影印所本的“清雅堂本”,粗看卷六《旦极寒帖》第三行“卿可”两字似乎完好,但谛视之,“卿”字中间一点下已有裂纹,“可”字左上角亦有涂墨痕迹,因此“清雅堂本”当属“卿可已损本”。再看“清雅堂本”卷十结尾已刻有肃宪王、肃世子、张鹤鸣、王铎、黄和、柴以观、盛以弘等人题跋,其中王铎等人题跋之拓工、纸墨与全帖十卷完全一致,因此可以排除这些题跋是后期缀补,据此就可肯定“清雅堂本”并非“肃府本”之最初拓本,当为“明末清初拓本”。

那么如何来客观评价“清雅堂本”的价值呢?此本虽非最初拓本,但与“肃府本”传世最初拓本逐行逐字校勘核对,发现其间的差别亦仅仅是“卿可”两字细微残损而已,因此,“清雅堂本”与“初拓本”的差别是微乎其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她完全可以等同于“最初拓本”。尤为难得的是,此本拓工绝佳,淡墨精拓的艺术效果远胜于所见“传世最初拓本”,因此她无疑是“肃府本”影印出版的一种最佳选择。

此外,“清雅堂本”还提供了一个以“最初拓本”与“明末清初拓本”为分水岭的标准件,此本还可视为“肃府本”添刻“王铎题跋”后的最初拓本,同时又论证了“卿可”两字是肃府本版本鉴定的最初考据点,而非卷七标题右上角“法帖”两字,她补充了“肃府本”善拓鉴定证据链的一个重要环节,因此其版本研究价值极高。

《阁帖》肃府本刊刻至今已将近四百年,然而到目前为止,国内尚未有一套刊印精良的理想出版物,这不能不说是当代书法艺术出版领域的一个重大缺憾。如今,上海辞书出版社原大精印“清雅堂本”,这是《阁帖》研究者和书法爱好者的一大福音。衷心祝愿此帖的出版,能像四百年前刊印“肃府本”一样,起到对传统书法的导引和弘扬作用,并开创中国书法下一个辉煌的四百年。(上海图书馆.仲威)

作者简介
图书目录
图书分类
中西书局
辞海系列
语文辞典系列
百科辞典系列
鉴赏辞典系列
文献资料系列
年鉴手册系列
学术著作系列
书画艺术系列
大众读物系列
学生读物系列
上海系列
教材系列
获奖图书系列
其他
本社新闻
新闻动态
图书简讯
书评书摘
在线视频
下载中心
编读往来
辞海之窗
网上投稿
图书馆
关于我们
本社简介
声明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编辑
购书指南
官方二维码